玩iPad长大的一代,要怎样学会交际和独处?

如果你不教你的孩子如何独处,他们将只能体会到寂寞。

研究人员说,把时间花在电子装置,而非与人交往上,可能会阻碍交际能力的培养。

研究人员说,把时间花在电子装置,而非与人交往上,可能会阻碍交际能力的培养。

最近,我目睹了姐姐表演魔术。

我们坐在一家餐馆里,试图交谈,可是她4岁的孩子薇洛和7岁的孩子卢卡不肯停止争执。他们不屈不挠地就一把叉子、以及谁杯子里的水更多吵来吵去。

就像从一顶帽子里拽出只兔子,让一群孩子安静下来的魔术师,我的姐姐把手伸进手包,拿出两个闪亮的苹果iPad,给两个孩子人手一个。他们突然就静了下来。那场景非常诡异。他们坐着打游戏、看视频,而我们则继续交谈。

吃完饭之后,我们把iPad放回神奇的储存袋里,此时,我的姐姐感到有点内疚。

“我不想在餐桌上给他们iPad,可是,假如它能让他们在一个小时里心无旁骛,以便我们可以安静地吃饭,更重要的是,假如它能避免他们打扰餐馆里的其他人,那么我常常就会把iPad给他们。”她对我说。然后她问道,“你觉得这么做对他们有害吗?我真的担心,这会让他们认定,以后可以随便在餐桌上使用电子产品。”

我没有答案,尽管一些人可以能有自己的看法,可是,没有人真正科学地研究过,从小用着便携屏幕长大的一代的未来如何。

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寿命中心主任、《大脑革命:数字时代如何改变了人们的大脑和行为》一书的作者盖瑞·斯默尔(Gary Small)博士说,“我们真的还不了解这些技术产生的所有神经学影响。儿童和成年人一样,存在很大的个体差异,有些人对长时间使用电子屏幕的影响更敏感。”

不过,斯默尔博士说,我们的确知道,大脑对iPad和智能手机屏幕等刺激物高度敏感,如果人们在一个科技产品上花去过多的时间,而更少地与其他人互动,如餐桌旁的父母,那可能会阻碍某种交流技能的发展。

那么,一个在吃饭时玩蜡笔的儿童,会比一个在iPad上玩着色应用软件的儿童有更强的社交能力吗?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际关系与社会认知实验室助理教授厄兹莱姆·艾杜克(Ozlem Ayduk)说,拿着一本书或蜡笔坐在餐桌边的儿童同样也不会和周围的人互动。她说,“在就餐时让儿童和他人说话,有时会是一种宝贵的学习过程。这和是iPad还是非电子物品没有太大关系。”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迫不得已地把iPad交给孩子的父母,至少可以控制一个孩子利用此类设备干些什么。

上周,一个曾追踪2000年和2001年诞生的1.9万名婴儿的长期性英国研究组织“千禧世代研究”(Millennium Cohort Study)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到这些儿童7岁时,那些在一天内看电视、视频或DVD超过三小时的儿童,比不曾这么做的儿童更有可能出现行为问题、情感症状和人际关系问题。这项研究对1.1万名儿童进行了采样,发现玩符合其年龄段的电子游戏达同样时长的儿童,在7岁时却没有展示出任何负面行为变化的迹象。

这就回到了那次有我的外甥女和外甥在座的晚餐。当他们愉快地坐在那里,盯着光亮的屏幕时,他们没有参与任何谈话,也没有盯着某个空间进行思考,完全不像我和姐姐小时候父母谈话时所做的那样。这正是明显的风险所在。

麻省理工学院科学、技术和社会研究教授、《一起孤独:我们为何对科技期望更多而对彼此期望更少》一书的作者谢里·特克尔(Sherry Turkle)说,“相互间的交谈是儿童学习和自己对话的途径,也是他们学习如何独处的途径。了解寂寞和独处是早期发育的根基,因为要让他们安静下来就把这种设备塞给他们,可不是一件好事。”

特克尔曾就个人在早期发育阶段使用电子设备的问题采访过父母、青少年和儿童。她说,现实里的互动往往存在缺陷和瑕疵,她担心,不学习现实里的互动的儿童,将只会认识一个完美光亮的屏幕给他们带来的没有风险、充满虚假亲密感的世界。

他们需要具备在设备之外独立思考的能力。她说,“他们要能够开发自己的想象力。能够鼓起勇气,了解自我。如此一来,有朝一日,他们就能在和另一个人建立关系之后,不为独处而感到恐慌。如果你不教你的孩子如何独处,他们将只能体会到寂寞。”(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