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著名的九大绝世剑客

在起源于唐代传奇的中国武侠小说中,剑这种兵器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一直是兵器中的王者,符合了剑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地位,风起于民国年间的旧派武侠小说中出现了很多能飞剑诛敌的剑仙和仗剑江湖的剑客,起源于五十年代香港的新派武侠小说的几位大师也十分钟爱于剑,下面谈谈武侠小说中九大著名剑客:

一:越女

越女即金庸短篇作品《越女剑》中的越女阿青,因《剑侠传》中称她是来自赵国的,所以也叫赵处女。

她可以说是中国有史以来年代最早最著名的一位剑术大家,《吴越春秋》中记载她回答越王“夫剑之道如之何?”的问题时说“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

这是一段非常精彩的剑术综论,说出了最上乘武学的道理,无怪越王赞道“当世莫胜越女之剑”。

金庸在《越女剑》中对越女的剑术也有精彩描写,越国的剑士只学到了越女的一丝一忽的剑法影子,便成为了天下无敌的武士,则越女剑法之高,已无需任何赘言。

越女在中国剑术史上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到了后世,越女剑法成为了剑法中的一大宗,义守襄阳的大侠郭靖便精于此剑术,越女可说是开创了剑术天地的一代宗师,长青列她为第一剑客。

二: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是金庸作品中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从未在作品中真正出现,然而其境界之高,令人无限神往。传下的两个传人更是分别在各自的江湖中大显身手,出尽风头。

此傲视群雄之一代剑魔,入榜当无疑义。且看剑冢独孤遗刻“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乎!”对其剑术无须任何说明,此遗刻足矣!

三:杨过

第三次华山论剑的“西狂”,独孤求败的第一个再传弟子。中剧毒在先,断右臂于后,随时可能倒毙于地,正是人生最低谷之际,得遇独孤求败之剑冢。习得了令其扬眉吐气、傲视群雄的玄铁剑法。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个字道出了剑学中的一番新天地,历来剑法无不以千变万化的招数取胜,而玄铁剑重达七十余斤,比战场上使用的长枪大戟尤重数倍,便是臂力再强之人也万难用这柄剑使出什么精妙招数。

杨过习剑,未得一招一式传授,完全是在大雕的督促下学得了使用重剑的方法,又在瀑布急流中借助大自然的神威增长剑力,终于悟得了“大巧不工”的剑学精义,杨过使剑完全凭借沛然莫能与御的浑厚内力,在这等内力运使下已不需要任何花巧剑招,随便一劈一刺都威不可当。

重阳宫一战,杨过大显神威,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之流总也算是武林中一号人物,在玄铁重剑下竟是不堪一击!金轮法王五轮齐出,还是抵敌不住神剑威力,在玄铁剑下,他的五轮简直如同豆腐一般,杨过以一柄剑压住金轮法王、达尔巴、霍都三大高手,意气风发,十余年后小郭襄听母亲讲到这段往事时仍是不禁悠然神往。

杨过持玄铁重剑几乎无敌于天下,仗剑魔神技,连威震江湖数十年的裘铁掌也败在他剑下,后来又精修到木剑胜铁剑、无剑胜有剑之境界,料想武功已不在当年独孤求败最盛之时,此为傲视武林狂剑客也。

四:令狐冲

独孤求败的第二个再传弟子,除已隐居的风清扬外“独孤九剑”的唯一传人,在金庸笔下,可以说令狐冲是最符合“剑客”这一称谓的主角,剑客以剑为生命,人剑合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金庸作品中使剑高手虽多,但似乎还没有如此依赖于剑的,郭靖、杨过、张无忌都精于剑术,甚至萧峰在聚贤庄一战中也使用了长剑。

但是他们单凭掌力或是使用其他兵器仍然是绝顶高手,唯有令狐冲,一身本领全在一柄长剑,手中有剑,几乎可无敌于天下,手中无剑,便是随便一个二三流高手都能轻易取其性命,正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令狐冲与他的剑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他是金庸小说中最具备“剑客”气质的人。

一套“独孤九剑”,竟然可破尽天下武功,不但各种兵器、拳脚、暗器都可破,就是有质无形的内力都可破,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创造了这套无敌的武功。在《笑傲江湖》之前,金庸小说的武功描写自成体系,总地来说内力是取胜的第一要素,内力深厚,则简单招数也能发挥巨大威力,内力不足,则招数再精妙也敌不了真正的高手。

而到了《笑傲江湖》,金庸在武功描写上企图突破自己,于是创造了“独孤九剑”这套神妙剑法,不再依赖于内力,而是以无招胜有招,料敌机先,攻敌破绽,有进无退,凌厉非常。令狐冲凭此剑法,即便身无半点内力之时,仍是胜敌无数,甚至与武功惊世骇俗的任我行斗成平手,后来内力深厚之后,更是如虎添翼,龙泉铸剑谷一战,直是如鬼似魅,嵩山诸多高手在他剑下竟是挡不了一招半式。

岳不群费尽心思练成了辟邪剑法,自以为可无敌于天下,但在令狐冲“独孤九剑”之下仍是缚手缚脚,甘拜下风。剑魔遗威,竟至于此,独孤九剑与玄铁剑法截然不同,但各有一套相应剑义,均达剑术之极诣,求败之称,当非虚言。

令狐冲有浪子之称,生性狂放随意、潇洒不羁、放任性情、旷达洒脱,而“独孤九剑”的要旨在于“行云流水,任意所至,无招胜有招”,令狐冲的资质性格正好配合独孤九剑这套武功,正如郭靖与降龙十八掌一般,令狐冲与独孤九剑已融为一体,不可分割,正是人剑合一,浪子令狐乃金庸笔下真剑客也。

五:张丹枫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

张丹枫是梁羽生笔下最经典的人物之一,也是整个武侠世界中一类剑客的代表人物,一身白衣,面容俊美,出口成章,剑术精妙,性情狂放,能歌能哭,在许多武侠小说中都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但唯有一部《萍踪侠影录》把张丹枫这个代表人物塑造得淋漓尽致,张丹枫亦为狂士,然绝不同于杨过之狂,杨过之狂总是带着几分偏激,我行我素,而丹枫之狂,在于他的恃才傲物,不同俗流,是一种儒生之狂。

张丹枫是性情中人,当哭便哭,当笑便笑,随心所欲,任情所之,乃一放旷不羁儒剑客。同时,他也是梁羽生笔下最重要的一位剑术宗师,在梁羽生的小说中剑法冠绝武林,俨然是正派领袖的天山派的创派祖师霍天都便是张丹枫的弟子,张丹枫贯穿了《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广陵剑》四部小说。

在《萍踪侠影录》中,张丹枫得了谢天华“万流朝海元元剑法”的传授,剑术虽精妙,但尚非一流高手,只有与云蕾的“百变阴阳玄机剑法”双剑合璧方能傲视武林(当然,遇到上官天野这样的盖世高手,两人再加上两人的师父四剑合并也不能胜);

到了《散花女侠》,张丹枫已可以双手使双剑,一个人施展“双剑合璧”的绝学,此时方为武林一流高手;

《联剑风云录》中,张丹枫已把剑法融会贯通,无须使用双剑,单剑已可无敌于天下,成为当时的天下第一剑客,连把内功练到“正邪合一”境界的乔北溟也败在他剑底;

直到《广陵剑》,张丹枫已是暮年老人,已成为武林中神话般的宗师级人物,才自创了“无名”剑法,开创了剑术的新天地,成为当之无愧的一代宗师。

在性格塑造上,张丹枫在《萍》中已经非常饱满,在剑术修为上,则到了《广陵剑》才得以大成,总之,在长青看来,这位狂放而专情的俊朗儒生无愧于武侠世界中最经典的剑客形象之一。

六: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同样是一个武侠世界中非常经典的剑客形象,一提到西门吹雪,长青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场景:无边无际的雪地上有一片梅林,无数鲜艳的梅花灿烂地开着,天空兀自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一个白衣如雪的人孤独地站在梅林中,仰头望着天空,若不是腰间的那柄墨黑色的剑,仿佛他整个人便要与漫天风雪融为一体。

这就是西门吹雪,一个冷到极处的剑客。他被古龙称为“剑神”,他与狂放不羁的令狐冲和能哭能歌的张丹枫都不同,在他身上体现的是一个剑客的傲气,那种惟我独尊的傲气。

剑就是他的生命,甚至可以说他的人便如同一柄已出鞘的三尺青锋,高洁、骄傲,西门吹雪的剑不是用来看的,他的剑是杀人的剑,他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对于他来说最美丽的事就是用剑杀人:“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雪花在你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西门吹雪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的剑,剑对他来说是神圣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练成绝世的剑法。冷傲剑客西门吹雪,与浪子剑客令狐冲、狂儒剑客张丹枫可并称新派武侠小说中最具代表性的三大剑客。

七:叶孤城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白云城主叶孤城,亦为古龙笔下绝世剑客,他与西门吹雪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都是一身白衣,练的都是杀人的剑法,同样的孤独,同样的骄傲,同样的冷酷,长青本想把他和西门吹雪列在一起,但是仔细斟酌,这样对叶孤城太不公平,叶孤城是光芒不是西门吹雪可以掩盖住的,他们都是绝世的剑客,武林中少了任何一个对另一个来说都是莫大的遗憾。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在紫禁城太和殿顶的比剑,可以说是武侠小说中最经典的一场比剑,长青就生活在紫禁城所在的城市,多次闲逛紫禁城,来到太和殿前,想象着两个白衣如雪的孤傲剑客站在金黄的琉璃瓦上,四只晶亮的眼睛对视着,眼光中迸出兴奋的火花,因为这是他们人生中最灿烂的时刻。怎一个酷字了得!不禁再次为古龙的想象力所折服。

叶孤城的那式“天外飞仙”,已创剑术之极诣,一剑挥出,如青天白云,无暇无垢,西门吹雪也承认,没有人能破得了白云城主的剑法,就是他也不能,但是他剑虽无垢,心却有垢,不诚于剑,遇到西门吹雪自然唯有一败,这是叶孤城的悲剧。不过能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已是他最好的结局了。至少他到死仍然保持了绝世剑客的尊严和骄傲。

八:谢晓峰

翠云峰下,绿水湖前,神剑山庄谢三少爷。谢晓峰是神剑山庄第十一代主人谢王孙之子,谢家的三少爷,谢门三子二女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他是谢家唯一的希望,神剑山庄的牌匾就靠他一肩扛起。

而这位三少爷也真的不负期望,天赋英才,少年时便以出神入化之剑术扬名江湖,武林公推为“天下第一剑”,但他杀戮过重,内心深感忏悔,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江湖,于是化名为没有用的“阿吉”流浪四方,在四处漂泊中体味了人生的冷暖和小人物生活的艰辛,历经磨难,终于从极度的痛苦中蜕变而出。

与生平第一劲敌燕十三决战后终于大彻大悟,明白了人如何能够成圣:无动、无静、无欲、无念!

和燕十三决战后,谢晓峰切断了自己的双手拇指,他已不能再使用剑,但是谢晓峰就是谢晓峰,即使不能再握剑的谢晓峰还是谢晓峰,他悟到了真正的人生意义,但求心之平静,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不能握剑的谢晓峰已不是“剑客”,而是成为了“剑圣”。

九:展昭

《三侠五义》中的南侠客,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开封府尹包龙图的左膀右臂,严格说来,他不能算是一个剑客,至少在他成为“御猫”之后他已配不上“剑客”这一称谓,只能说是一个剑术很高的官差而已。

我们没法想象令狐冲、张丹枫、西门吹雪这样的人会在一个皇帝面前耍猴似的练武,得到一个近乎于戏称的猫儿狗儿的称号便欣喜非常,实在是一副奴才嘴脸,不过仔细想想,“练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本是封建时代天经地义的事情,只不过大家的选择不同而已。

有人愿意在江湖中做一个潇洒旷达的浪子,自然也有人愿意在庙堂做一个本领超凡的官差,况且展昭也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事,帮着包拯这个铁面无私的清官维持正道,功劳苦劳都不小,且算他一个九大剑客之尾。

其实想起展昭,形象主要还是来自于电视剧《包青天》中何家劲扮演的展昭:一身红色劲装,黑色高冠,手握长剑,身材挺拔,英气勃勃。展昭得以名列九大剑客,实得益于何家劲给笔者留下的良好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